材木松/敦椴


突然想寫材木和敦椴的故事,
大概是平淡中帶虐帶甜
像是戀愛酸酸甜甜的感覺那樣。
HE是肯定的,但我不知道我寫不寫的出來(x

*最終cp未定
*敦椴高中同學背景
*一定程度OOC注意
*也許會坑...

-正文-

敦邊喝著酒邊和身旁的女性對話,兩人看似聊得正歡,但若仔細一點瞧便能發現敦眼角的餘光不停的瞄向坐在斜對面的椴松。

雖然不受在座女性的青睞,椴松仍笑笑的回應著那句“一無所有夫”,溫順的替大家倒酒也替自己斟酒,一杯接著一杯。

顯然就算沒有女生的關注,椴松一人仍是喝的再開心不過。

等到聚會結束,敦婉拒了眾女性的續攤要求,大方的付了錢,拖著椴松的肩膀一眼也不回頭望的就要離開。

即使已經喝的爛醉,椴松在被敦扶出飯店時,嘴裡仍喋喋不休的碎念著,不外乎是什麼“可惡的人生勝利組”、“高富帥”了不起嗎這類的話,聽得敦的嘴角不停的上揚。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傢伙啊。

敦止不住的想。

可惜還等不到將椴松送上車子,便有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敦看著從路燈的陰影下走出來的那人,即使戴著與夜晚完全不搭嘎的墨鏡,敦仍能認出這是椴松的五個哥哥其中之一。

「噢,你是my brother的朋友嗎?」

來人用輕快的語調詢問著,可敦卻不覺得這人帶著多好的心情,因為他能感受到那雙墨鏡底下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他放在椴松身上的手。

「對,我叫敦,是椴松的高中同學。」

「Nice to meet you. 我是totti的哥哥,松野空松。」

邊介紹著自己,邊一步步的走上前,直到他們間的距離縮小到只剩幾公分,空松目不轉睛的直視著敦。

“松野空松” 在心裡默念著名字。

敦知道這個人,從高中那時起,這個名字就和椴松一起,埋在敦的心裡很久很久了。

-後記-

文筆不甚好,但最近缺糧嚴重只好割腿肉了😂
腦中有很多想法可手跟不上速度_(:3」∠_
對於寫長文很有障礙
所以每篇大概都短短幾百字而已
如果我還有寫後續的話啦(x

评论(4)
热度(18)

© zoe | Powered by LOFTER